鸟儿飞过的春天

来源:2020年03月20日字体:

我看见了春的气息。

日光暖暖的。

一群鸟从我滑翔而过的车前像翻飞的灰色纸飞机一样闪着银光飞过,一些飞过去了,一些划着弧折转进了旁边的松树枝里。

松树是黄山顶上的那种,倔强而坚韧,松针茂密而钢劲,鸟飞进去,像被吸纳进了小孩子玩的那种带针的溜溜球一样,瞬间就不见了,只余下鸟飞过的痕迹和松树枝里家一样的护卫和无尽的想象。它们何时再次呼朋引伴呢,我想应该是跳转几下,发现周围安全了,马上就会雀跃着飞出松枝和那边飞回来找寻这一半的鸟儿们在空中喳喳着会合,然后欢欣雀跃着就向远方飞去了吧。沉思中,眼前浮现出去年春天和几个朋友去看薰衣草时的情景,在绿色的胡杨林里,有沙海、有芦苇荡、有花海,我们在木栈道上错次行走,青春的骄傲和美丽的气息,被风衣的洒脱和长发的妩媚飞扬在风里,我们感受着人们艳羡的眼光和男士过分地殷勤却并不说破,只是徜徉在风的气息和花的妩媚里,像飞过天空的鸟儿,沉浸在最美的情思里。已然不是轻浮的年龄了,但还是经不住美丽心情的诱惑,会被花儿的气息感动,也会被微风的情话击中。心还没沉淀到圆融无碍,那次,我们还是挑剔了这一系列春天气息的铺排,似乎可惜了北方沙漠胡杨的沧桑生生地被揉进了南国的气息,但现在想起来,竟是那样的生动与和谐,像风衣里搭配进了繁花锦簇的衣裙。也像一个热情的朋友,恨不能倾尽所有来招呼伙伴。金塔胡杨林也一样用所有的热情迎接了我们,似乎提前预知了我们可能会错过来年的繁花与美丽,一次捧出自己最美的风景让我们流连忘返到足以忘记所有的不快,记住永远的春天。那次胡杨林赏春之后,我们还相约今年春天要去甘南,在大草原上驰骋和酣睡。然而,疫情来临了,我们年前至今居然连面也没有见过,只在自己的世界里忙碌,在疫情的疯狂里互致平安。我又想起了陇原大地上春的气息,还是疫情前的几个星期,匆忙去了一趟陇西,汽车在平坦的山道上蜿蜒,满目都是空茫与绿意,远处的梯田和近处的冬小麦,在冬日里竟不沾染一丝寒冷的气息,轮廓像极了江南的茶山与绿海,只是需要从梯田和麦地里生发出绿色的想象然后再还原到那些微末的气息里,感受着春的抚慰。同行的伙伴啊,还记得我们相约春日里再相聚吗?朋友的酒已备好,而我们何时才能启程。

不知不觉中,车行到了拐弯,我减慢了速度,思绪也从春天回到了现实,放眼望望窗外,阳光明媚却还没有生发出小草。然而,松树已然泛绿了,一改往日的灰土气息,像焕发了青春一样一溜烟地伸展开去,和蓝天白云呼应着延伸进了遥远的天际线里与祁连雪山融为一体。

祁连山和雪山泾渭分明地以银白色和黛青色两种山体互相衬托,像环抱了大半个世界一样环绕在这个叫嘉峪关的城市的南边,黛青山祁连山也空茫进了银色雪山的白雾里,银白色雪山若隐若现地与天空融为一体。

车行到被建筑挡住的山的尽头的时候,我便拐到了单位的院里,树木都还是咖啡色的,一点春天的绿意也没有萌发。但是不远处,三三两两的姑娘们,行走在院里,有米黄色的风衣、有天蓝色的风衣、有咖啡色的风衣、有红色的风衣,已然行走在春风里。



作者:因果 责任编辑:韩燕玲

嘉峪关日报
官方微信

大发龙虎大战
官方微信